BigFoTo避阁映相

风光的巨人——安塞尔亚当斯

亚当斯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个富足的上层家庭,父亲查理斯(Charles),母亲奥莱芙Olive。亚当斯是家中独子,其名源于伯父安塞尔·伊斯顿(Ansel Easton)。亚当斯家族早期在1700年代从爱尔兰移民新英格兰。



1902年2月,亚当斯降生,日后看起来十分强壮的亚当斯在出生时却体弱多病。可怜的小亚当斯在四岁时因为旧金山大地震撞破了鼻子,因为当时的医学整形技术的限制,他的鼻子留下了永久的伤痕。这次地震也给童年的亚当斯带来巨大震撼,直到晚年时城市的废墟和恐怖的大火依然是他最可怕的记忆。

13岁亚当斯展现了他对艺术的可望,他曾和父亲说起自己将来的理想是做一名音乐家,这一年他放弃了学校的学业开始在家自学。14岁时,体弱多病的亚当斯因为身体健康状况原因来到到约塞密提(Yosemite)的舅舅家去疗养。他去Yosemite公园游玩时,舅舅送给他一台照相机,从此开始了长达一生的摄影之路,而约塞密提的风景也成了他一直钟爱的拍摄对象。在这里他也与未来的爱人维吉尼亚·贝斯特邂逅。

但是热爱音乐的亚当斯依旧在音乐家或摄影师的之间犹豫不决。

17岁时,亚当斯加入了山脉俱乐部,山脉俱乐部是一个致力于保护自然风景和资源的组织。他终身未曾脱离这个组织,还曾与太太分任俱乐部的组织者。年轻的时候,亚当斯是个狂热的登山爱好者,参与俱乐部一年一度的登高旅行,后来还负责过内华达山脉的首次登顶行动。


18岁时他找到一份兼差的事情,连续四个夏天在幽思美地担任山岳协会纪念馆的管理员,这使得亚当斯有机会与西部的荒野亲密接触,而在这段时间里他开始用手中的相机记录自己看到的美景,这些照片引起了山岳协会的注意,26岁时亚当斯被山岳协会派任为国立公园的摄影师。但这个时期亚当斯的风景照片是十分呆板的,28岁时他偶遇了遇到了当时著名摄影家保罗·史丹特。亚当斯回忆那次改变了他一生的会面: "看史丹特的作品是我一生最重要的经验,他的作品是一种观看事物的极致表现。他的作品并不依构图的规则,我当时却处处拘泥于形式,譬如什么东西要平衡等等。那一瞬间使我领悟到我以后该怎么走史丹特是被列为一九二一~一九四零这一代的大师,比亚当斯早了一代。



在亚当斯漫长的摄影生涯中,他始终对约塞密提怀有特殊的感情,每年都要专门来这里拍照。亚当斯之于约塞密提大有“百看不厌,百拍不烦”的感情。亚当斯的拍摄对象除了约塞密提(Yosemite National Park)外,还有大苏尔海岸(theBig Sur Coast)、内华达山脉(the Sierra Nevada)、美国西南部以及黄石公园。亚当斯艺术的成就,受到他的前辈摄影家史丹特和纯摄影派代表人物斯蒂格里茨的巨大影响。他初期就学于威士顿门下,而后与威士顿成为密友。1932年受威士顿思想作风的影响,以“Group F/64”为名,组成一个摄影团体。“F64”是当时上最小一级光圈,这个组织的定名就是他们主张的宣言。就是说,他们主张用很小的光圈,获得较长的景深和极好的清晰度。因此亚当斯属于“纯摄影派”的显要人物。他的作品都不愧列入纯摄影派经典之作。



亚当斯限量发行的电视系列剧《内华达山脉:约翰·缪尔之踪迹》,配有他的述辞,出版于1940年,收益贡献作保护美洲杉和大峡谷之用。1943年他进入纽约艺术博物馆,任摄影部主任。1946年回到他的故乡旧金山,在州立美术学院教授摄影。

二战期间,亚当斯挂职华盛顿中心的室内部门,专门从事室内摄影创作。珍珠港事件后,他对战局甚感失望,跑到威廉森山下、欧文斯河谷的曼札纳进行采风,在那里他拍摄了大量反映被管制的日裔美国人的照片,此行的摄影作品和笔记,在纽约现代艺术馆展出,并以《生而自由平等》的标题出版。

亚当斯一生三度获颁古根海姆奖。1966年,他获美国艺术与科学学会奖金。1980年,卡特总统授予他总统自由勋章,这是美国给予公民的最高褒奖。


亚当斯还是一位摄影著作家,从1960年到1979年的二十年里,出版了十五部著作,比如技术革新三部曲《照相机》、《底片》和《冲印》而《论摄影》也成为对当今摄影影响最大的一部著作,至今仍有很多人将它作为学习摄影中必不可少的参考。亚当斯一直到八十岁高龄仍然不懈地著述和创作,他的艺术叹为观止。1984年二月,这位老人与世长辞。


微信公众平台:
“Bigfotointer" 或  “BigFoTo避阁映相”

微博公众平台:
“BigFoTo避阁映相”

Lofter公众平台:
“BigFoTo避阁映相”


PS:04月16日推送信息《铁银印相法--(Kallitype)》中最后两张照片来在无忌论坛,其作者为——孤独的毛驴,使用照片并非出于商业目的,仅作为技术介绍的辅助说明,希望孤独老师可以理解,并感谢孤独老师一直以来为影友们展示优秀作品。


评论